幼儿参与权的落实要慢慢来”

教研人员的身份使我有多次机会了解幼儿园的“六一”活动。

教研人员的身份使我有多次机会了解幼儿园的“六一”活动。近些年来,在走访各园“六一”活动的过程中,我欣喜地看到,越来越多的幼儿园将活动的视角从成人转向了幼儿,越发重视幼儿的个体参与。

首先,越来越关注幼儿的参与动机。过去,大部分幼儿园在开展“六一”活动时,都是教师决定怎么做,幼儿要按照教师的想法行动,但随着对儿童地位的认识逐渐深入,近年来,教师开始更多地关注幼儿的内心世界。

幼儿想开展什么活动?他们对哪些事物感兴趣?在一所幼儿园里,小中大三个年级打算开展不同的“六一”活动,我了解到,教师在协助孩子们做出活动安排时,十分强调征求孩子们的意见。小班想在“六一”过“美食节”,他们都想吃什么?怎样展现美食?邀请谁来品尝?中班想邀请家长一起来过“体育节”,他们想玩什么体育游戏?孩子们最想和谁一起参加活动?大班想开展“我来设计,你来玩儿”的大带小游戏活动,他们设计的游戏弟弟妹妹是不是感兴趣?弟弟妹妹不会玩怎么办?这些都是该园教师在活动前期与孩子们沟通的问题。

对于怎样过儿童节,教师能够允许幼儿自由表达想法、大胆展现自己的活动设想,这是对幼儿好奇心与兴趣的尊重,是为幼儿想象力与创造力提供了空间,更是幼儿内在动机的彰显。

其次,更加重视全员参与。幼儿个性不同、兴趣爱好不同、表达方式也不同,幼儿园教育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“面向全体,因人施教”,因此,关注每个孩子的心理需求正逐渐成为教师们的共识。

所有的幼儿都有展现的空间吗?他们的个性是否得到了尊重?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“六一”活动不再是精心策划的才艺展示,某个孩子不再是大家瞩目的焦点,教师也不再是疲惫的指挥和导演。比如某幼儿园是这样开展“六一”活动的:小班幼儿和家长一起设计“时装表演”,每名幼儿都能展示自己独特的审美;中班幼儿玩“师生杯子节奏表演”游戏,幼儿可以多元创造;大班幼儿自己布置“跳蚤市场”。在这些活动中,无一例外,每个幼儿都是主角,每个人在这个节日中都能体验到“我很重要”。

再其次,关注幼儿参与能力的培养。怎样让幼儿真正参与到活动中?幼儿以什么样的方式参与活动?在一所幼儿园里,“六一”到来前,孩子们想给大家表演“恐龙音乐剧”,教师引导幼儿协商如何进行表演,鼓励幼儿在日常区域游戏中做准备,充分发挥他们的创造力。在开展活动过程中,教师慢慢能够容忍活动的不完美、不精致,更加关注幼儿活动过程当中的参与热情与参与能力提升。

当然,在越来越多的幼儿园将“六一”儿童节的视角转向幼儿的同时,我们也会看到一些不尽如人意的情况。比如个别教师依然难以摆脱“惯性”,想要为幼儿做主,仍然充当着“六一”的绝对指挥者;某些活动的开展不能深入,白白丧失了幼儿深度参与的好时机;个别幼儿在活动过程中依然是“边缘人”,没有能力参与到活动中,教师与同伴还没能够为他们提供适宜的指导与帮助。但是,大方向是好的,教师已经意识到“孩子们是重要的”了,战胜那些不完美,需要慢慢来。

(作者单位:北京市西城区教育研修学院学前部)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8年06月03日第4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