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-3岁孩子的托育重任谁来担?”

中国教育新闻网—中国教育报讯(记者24%。由于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短缺。

中国教育新闻网—中国教育报讯(记者24%。由于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短缺,一方面对婴幼儿早期发展不利,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女性就业压力,家庭抚育成本增加。但婴幼儿早期发展涉及生理、社会、情感、语言、认知等方面,3岁以前是关键期,必须要重视起来。” 全国政协委员、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说。

今年,韩平向全国政协提交了一份《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,着力破解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》的提案。他提到,受强化学前三年教育和“二孩”政策的影响,目前需要优先保证学前三年的教育资源供给,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对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和早期教育服务的资源供给,婴幼儿照护存在着社会需求强烈、资源严重不足、缺乏监管主体和行业规范等问题。

“当前人民群众对婴幼儿照护和早期教育服务有着异常强烈的需求,但关于0-3岁婴幼儿的托育服务,城乡两级分化明显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说,当前,农村年轻父母外出务工者较多,婴幼儿托育服务的重担更多落到了老人身上,他们充满了无力感;而城市家庭虽然普遍重视孩子的早教问题,但却伴随着巨大的育儿焦虑,“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的城市父母愿意投入重金把孩子交给各种早教机构,以求占得先机。

而城市父母花大钱真的能买来安心与放心吗?情况似乎并不乐观。

“当前由于需求原因,各类民营的托育机构和亲子机构发展速度很快。当中既有品牌连锁机构,还有众多无品牌、‘作坊式’的机构。由于监管主体缺乏,有些民营机构以逐利为唯一目的,虚假宣传,置科学育儿于不顾,严重影响婴幼儿的健康成长,出现了一些负面事件。同时,民营托育机构的场地规范标准、从业人员准入条件、卫生许可要求、质量监管等在很多地方还处于无序状态。”韩平说。

如何治理?在韩平看来,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早期教育服务问题,应按照“政府主导、部门协作、社会参与”的原则。

“政府要从婴幼儿早期发展的重要性和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独立规划,制定配套的法规和规范性文件;同时成立专门的领导小组或部门,统筹卫计、教育、工商、民政、妇联、财政等部门形成合力,避免责任分散和监管缺位。同时要加大财政投入,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,大力推进社会力量开办公益性托育机构,提供可信赖的、优质的、灵活的托育服务。”韩平说。

此外,韩平还建议充分整合资源,探索多元化的服务供给模式。“以家庭为中心的养育,政府要对主要照护人进行科学、系统、专业的育儿培训。以社区为平台,发动社会力量提供非营利性托育服务。同时,鼓励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为职工举办托育机构。再者就是以市场为主体,扩大服务覆盖面。”韩平认为。

而针对农村地区早教服务几乎空白的局面,朱永新建议:“应鼓励更多人到农村地区尤其是贫困地区,把事情先做起来,但国家要把规划拿出来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