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当甩手掌柜”

晨间锻炼时,小(2)班的陈老师带领孩子们玩跳圈,她把跳圈排成两条长长的“龙”,然后把孩子们分成两组,一个接一个地跳圈圈。

晨间锻炼时,小(2)班的陈老师带领孩子们玩跳圈,她把跳圈排成两条长长的“龙”,然后把孩子们分成两组,一个接一个地跳圈圈。

看得出来陈老师很辛苦,因为她一个一个地护着孩子从头走到尾,同时还得时不时关注那些排队等待的孩子。而孩子们也很不容易,要等前面的所有同伴都跳完10个跳圈才轮到自己,真的好累啊!有的孩子开始东看西看,有的孩子悄悄和身边小朋友聊起了天,还有的孩子蹲在地上找乐趣……

再看隔壁大班的朱老师,她的脸上轻松得多,只见她拿着照相机“咔嚓咔嚓”地记录着。孩子们一个都不得闲,一个个使劲地拖动着汽车轮胎。微微似乎搬不动,强仔跑过去说:“我来帮你!”他扎起马步,双手一托,稳稳地把轮胎抬了起来,可微微那头摇摇晃晃。“朱老师,要不要帮帮她?”“没关系,让她自己来,可以的。”

孩子们把轮胎东一个西一个地垒搭起来,看上去“乱七八糟”,也分不清头在哪儿尾在哪儿。“孩子们,去过你们的立交桥吧!”朱老师说。孩子们有点蒙,你看我我看你,玉明说:“朱老师,从哪儿开始过啊?”“这桥不是你们自己设计的吗?自己决定。”朱老师回答。

孩子们一蜂窝地拥了上去,刚开始都是学着动作快的孩子那样走,大家排队等着。伟伟等得很着急,他仔细观察着“立交桥”,然后离开了队伍,走到自己寻找的“新入口”高兴地玩了起来。别的孩子看见了,也陆续离开等待的队伍,独立去寻找自己的道路。可是不同方向的车开来开去,很快就出现了堵车现象。

“朱老师,他拦住我的路了。”各种“告状声”出来了。

“为什么不是你拦着他的路呢?”朱老师反问:“我不是司机啊,找我也没用哦!你们是司机,想一想该怎么办呢?”

孩子们见老师“不管”麻烦,只能靠自己了。他们有的主动回头绕道而行;有的移位让行;有的侧身平行而行。

小心翼翼开出去的龙龙大呼了一口气:“我自己也可以。”

陈老师是个热心肠,不辞辛苦,大包大揽,老师苦,孩子“苦”;朱老师当个甩手掌柜,老师“闲”,孩子乐。教师如何在游戏中定位?过度包办还是退身幕后?我想,上面的游戏故事,就给了我们很好的答案。

(作者单位:江苏省丹阳市新区普善幼儿园)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8年05月27日第3版